陌上花开

师哥变成汤圆大小了怎么办,在线等,挺急的

是夜,街上花灯如昼,人们脸上洋溢的欢快的笑容,好似年前的悲痛不存在,要用笑容将苦难驱逐。孩童们举着花灯放肆奔跑,欢笑声洒了一路;平日不能出门的姑娘由兄长带着随意逛,不时点评着花灯的样式或谜底,若看到心仪的花灯,眼睛便笑的弯弯,让看到的人不由自主的随着她笑,满足她的心愿,惟愿她一生安乐。

卫庄随盖聂走在街上,内心一片平静,看着别人的欢乐,他一丝心动都没有,他知道师哥是想让自己开心些,可是随着韩国的灭亡,多年的杀伐,心已如铁,这些平凡的快乐再也感受不到了。

没有目的地,彼此之间也不曾言语,就这样静静的并肩逛着。不经意间,两人来到一个卖汤圆的摊子,摊主是个满头银丝的老婆婆,脸上一直挂着笑容,就像一直很幸福,看到可爱的孩童,婆婆还会多给几个汤圆。

盖聂掏出两枚铜钱要买两碗汤圆,却被卫庄拉住了手腕,扭头看向师弟,卫庄却是看着盖聂一言不发,若是旁的人被卫庄那冷若寒剑的眼神看着,早就瑟瑟发抖了,盖聂却是不怕的,他从师弟的眼神中看到小庄想让自己给他做汤圆,别问他为什么知道,鬼谷三年的生活没少被小庄提各种靠谱不靠谱的要求,这个还只是小儿科。盖聂叹口气,本就是为了让师弟开心,再随他心意一次又何妨。

卫庄盖聂回到桑海小筑,盖聂婉拒了疱丁帮忙,舒口气开始准备汤圆的材料。别说疱丁帮忙做了,就连锅底的柴是不是盖聂亲手放的,小庄都能在吃的时候察觉出来,话说小庄这到底是个怎样刁钻的舌头啊;盖聂一边揉糯米面团一边发散自己的思维。

卫庄背靠着厨房门口的榕树,听着厨房的声音,心中很是清净,嘴角似有一丝扬起。忽然听到嘭的一阵响,卫庄手握鲨齿飞速进入厨房,戒备的看向厨房内部,却发现锅中沸水滚滚,二十几个胖乎乎的汤圆在沸水中起起伏伏,其中一个起伏的还挺大,好像要跳出来一样,而厨房中没有了师哥的身影。汤圆未做好师哥不可能离开,旁人也不可能在他未察觉的情况下带走师哥,那么,卫庄注视着那颗蹦蹦跳跳的汤圆,抛去所有的不可能,那剩下的再不可能也是事实了,师哥变成汤圆了,卫庄一脸懵逼的想。

眼看那颗汤圆快要被煮熟了,卫庄飞快的用鲨齿弹出汤圆放入碗中,又盛了些凉水。卫庄难得的手足无措,对这种情况怎么处理一脸茫然,不知道是不是该去叫逍遥子来看一看,师哥是整个人成了汤圆,还是被包在汤圆里面了?如果把汤圆皮剥开,会对师哥造成伤害吗?忽然卫庄感受到了从汤圆中发出的盖聂的剑气,太好了,至少现在师哥没有事,刹那间汤圆从中间爆开,飞出个拇指大的小人。小人飞出汤圆,双脚交叠一蹬,借力而上勾住了卫庄的白发,随之一荡,翻身单膝跪在了卫庄的肩膀上。卫庄头皮被扯的一疼,却是一动不敢动,就怕汤圆小师哥啪叽摔个脸朝地可就不妙了(大人,相信你师哥的武功好吗?)。

汤圆小师哥一稳住身体,立马对着卫庄开始吼:“小庄,快,汤圆可以盛出来了,再煮就不好吃了”

“........都现在这种时候了,你居然还有心思管汤圆好不好吃?”卫庄一手捞汤圆,一手护住肩上的小师哥,冷着脸吐槽道。

“小庄,事情已经发生了,着急是没有用的,不如先解决眼前的问题,汤圆好了,快尝尝吧。”盖聂拂开扫到眼前的白发,趁机拽了拽,感觉应该能撑住自己的体重。

卫庄端坐在餐桌旁,察觉到师哥的小动作,只是扭头看了一眼,继续吃汤圆,说来奇怪,师哥现在变小,不知道能否解决,如果不能,后续的各种计划都要变更,且更是少了最大的战力,后续一系列的问题还不知该如何是好,却因为口中的汤圆,心里反而有一丝甜。

碗中还剩最后一颗汤圆,卫庄用汤匙盛出,咬开一点汤圆皮,露出里面的馅料,举到小师哥面前,说:“最后一个了,你现在虽不知是什么状况,不过今日元宵节,好歹尝一下吧。”盖聂手中拽着卫庄的白发,凑到汤圆旁边,有点发愁,他现在整个人和汤圆一般大小,这汤圆还真不好啃啊。发愁的剑圣大人无奈只能在汤圆豁口出咬了一口,太黏了,牙差点都拔不出来。

卫庄看到师哥的囧态,不由发笑,师哥从来端正有礼,何曾有过这个模样,这个画面可以愉悦他此生了。卫庄虽是发笑,却将剩余的汤圆放入自己口中,头次发笑是不经意,再来就显得恶意了,盖聂虽不在意,他却是不屑这种行为。卫庄恶狠狠的将汤圆吞下。

忽然间房梁上落下一块棉布,上面隐约可看到字迹,盖聂拽拽手中的头发,示意卫庄接住看一下是什么。

卫庄用鲨齿接住棉布,看向棉布中所写之事,盖聂扒住卫庄的大氅看向棉布,恩,字迹对现在的他来说有点大,看着有点眼晕。

据棉布上所写,所书之人乃海外一名散仙,听闻中土元宵节的热闹,带徒儿来此地赏灯,不想徒儿顽劣,在汤圆馅料中施法,让做汤圆的人在元宵这天变成汤圆大小,变小之人需和心仪之人亲吻即可解除法术,不然就需要等到下一年的元宵节,到时,法术将自动解除。

看完棉布所写之事,卫庄盖聂双双沉默,卫庄摸着下巴沉思,师哥有心仪之人?谁呢?墨家端木蓉?她心仪师哥,不过师哥对她有意思?可是除了她好像也没别的姑娘了,总不能是公孙玲珑吧?难道师哥口味如此独特?万一呢?我要有个巨能诡辩的师嫂了吗?

汤圆小师哥一看卫庄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师弟又在发散思维了,一年的时间虽然不长,却可发生太多事,在这多事之秋,没有时间去等法术自动解除,所以只能找他心悦之人,本以为这个秘密将伴随他的终生,谁知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暴露,也不知是笑还是叹了。剑圣的初衷虽是隐瞒,如今将要被人知晓也是不惧的,不过师弟会是什么反应却是想象不到了。

盖聂拉了下手中的白发,示意师弟转过头来,然后,整个人怼到了师弟的嘴唇上,卫庄直接呆住,不是很懂师哥的做法,只听得一声嘭的声音,眼前一阵白雾出现,身体不由自主地后倾,同时揽住身上变大了的师哥。白雾消散,卫庄拍拍身上的师哥提醒他起身,盖聂利落站起,并顺手将师弟拉起。

卫庄起身后,瞅瞅师哥,然后一言不发的走了,走了,走了。盖聂低头一笑,不曾想过师弟居然是这般反应,不过也不错,至少没反感,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用各种不靠谱的要求折腾自己。

盖聂收拾完厨房,推开自己房门,发现师弟正坐在桌旁把玩茶杯,卫庄放下茶杯唤了声师哥,盖聂将房门关上说了:“小庄,上元节快乐!”

然后他们一晚上都在房中谈心(别信)!